你的位置:首页 > U宝代理

U宝代理

2019-12-15

U宝代理独家报道:  安东拿下了背包,从里面掏出了三根直径不超一厘米的绳子,然后他将绳子全都仔细的绑好之后,又在自己身上打了一个速降环,然后扣上了手握刹车。  “不上来难道还要我下去接你吗?”  安东看到了杨逸。  “好,走电梯还是爬窗户?”  安东沉默的收着被挂了个大洞的降落伞,也不理会后边的杨逸,等他把降落伞收回并塞进了包里后,却是突然转身对着杨逸道:“你带烟了没有?”  “不上来难道还要我下去接你吗?”  “当然,全隐框玻璃安装,我研究过了。”  安东沉默的收着被挂了个大洞的降落伞,也不理会后边的杨逸,等他把降落伞收回并塞进了包里后,却是突然转身对着杨逸道:“你带烟了没有?”  但是安东真的很想割断伞绳。  “别这样,人都有失手的时候嘛。”  反正不会再上直升机了,杨逸打发直升机离开后,慢慢转过了身,强忍着往下看的冲动爬了下去。  杨逸张开了双臂,待稍微下落了一段距离后,他终于拉开了降落伞。  “当然,全隐框玻璃安装,我研究过了。”  安东已经看不到杨逸了,他现在很绝望,不是担心自己会摔死,而是觉得杨逸已经落到另一边了,或者更糟,他摔死了。  安东看着杨逸有一会儿,然后他还是转过了身,低声道:“不怕,就是觉得很丢脸,你这种菜鸟平安落地,我却挂在了墙上,这种感觉……我宁可死了。”  反正不会再上直升机了,杨逸打发直升机离开后,慢慢转过了身,强忍着往下看的冲动爬了下去。  杨逸下落的途中,还听着安东低声咒骂道:“法克!你这个混蛋,女王会恨死我的,凯特也会恨死我的,你要被女王用铲子铲起来吗?”  安东是在八十米开伞的,杨逸大概在一百五十米的高度上开伞,他无法像安东那样把距离判断的特别准确,尤其是在高速下落的时候,虽然高度表可以告诉他下落的速度和高度,但在呼呼的下坠时他真的无法把从快速接近的楼顶上挪开去看手表。

U宝代理独家报道:  反正不会再上直升机了,杨逸打发直升机离开后,慢慢转过了身,强忍着往下看的冲动爬了下去。  安东看着杨逸有一会儿,然后他还是转过了身,低声道:“不怕,就是觉得很丢脸,你这种菜鸟平安落地,我却挂在了墙上,这种感觉……我宁可死了。”  安东爬到了楼顶,当他第二只手那搭在了墙沿儿上的时候,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。  只要拉里·贝尔不是死于明显他杀的话,谁会闲着没事儿调查什么犯罪现场?  但是安东真的很想割断伞绳。  安东看着杨逸有一会儿,然后他还是转过了身,低声道:“不怕,就是觉得很丢脸,你这种菜鸟平安落地,我却挂在了墙上,这种感觉……我宁可死了。”  安东已经看不到杨逸了,他现在很绝望,不是担心自己会摔死,而是觉得杨逸已经落到另一边了,或者更糟,他摔死了。  安东是在八十米开伞的,杨逸大概在一百五十米的高度上开伞,他无法像安东那样把距离判断的特别准确,尤其是在高速下落的时候,虽然高度表可以告诉他下落的速度和高度,但在呼呼的下坠时他真的无法把从快速接近的楼顶上挪开去看手表。  反正不会再上直升机了,杨逸打发直升机离开后,慢慢转过了身,强忍着往下看的冲动爬了下去。  反正不会再上直升机了,杨逸打发直升机离开后,慢慢转过了身,强忍着往下看的冲动爬了下去。  安东冷眼看了看杨逸,道:“你的便于戴手套操作,厚手套,但是我的打结更快。”  杨逸想喊着点什么跳出去的,但是他站在了机舱门上,最终还是捂着嘴跳了出去。  “不上来难道还要我下去接你吗?”  安东拿下了背包,从里面掏出了三根直径不超一厘米的绳子,然后他将绳子全都仔细的绑好之后,又在自己身上打了一个速降环,然后扣上了手握刹车。  安东是在八十米开伞的,杨逸大概在一百五十米的高度上开伞,他无法像安东那样把距离判断的特别准确,尤其是在高速下落的时候,虽然高度表可以告诉他下落的速度和高度,但在呼呼的下坠时他真的无法把从快速接近的楼顶上挪开去看手表。  安东拿下了背包,从里面掏出了三根直径不超一厘米的绳子,然后他将绳子全都仔细的绑好之后,又在自己身上打了一个速降环,然后扣上了手握刹车。  两人换了个方向,再三确定是在正确的窗户上空后,两人确定了要进行索降的位置。  “别这样,人都有失手的时候嘛。”

U宝代理独家报道:  安东深深的吸了口气,然后他再次低声道:“我已经平静下来了,先消除痕迹吧。”  杨逸吁了口气,道:“我有点紧张,拜托和我说说话吧。”  “好,我信你,不信也不行了,那我们上吧,不,那我们下去吧。”  杨逸也给自己打了个速降环,然后他看着安东道:“你的打结方式和我的不一样啊。”  就在安东决定宁可降落伞彻底被撕裂也要爬上去的时候,却听有人在头顶道:“嗨,伙计,你失败了,但我成功了。”  安东已经将绳子上的两个吸盘固定到玻璃上了,等着杨逸到他身边后,他低声道:“知道怎么拆卸吗?”  安东看到了杨逸。  “传统,但永远都不会落伍。”  反正不会再上直升机了,杨逸打发直升机离开后,慢慢转过了身,强忍着往下看的冲动爬了下去。  玻璃幕墙上不可避免的会落下灰尘,而安东也不可避免的会蹭到玻璃幕墙,如果有心人要事后仔细调查的话,一旦被发现就是明显的破绽。  杨逸下落的途中,还听着安东低声咒骂道:“法克!你这个混蛋,女王会恨死我的,凯特也会恨死我的,你要被女王用铲子铲起来吗?”  人生就是这样,太不公平了。  安东看着杨逸有一会儿,然后他还是转过了身,低声道:“不怕,就是觉得很丢脸,你这种菜鸟平安落地,我却挂在了墙上,这种感觉……我宁可死了。”  玻璃幕墙上不可避免的会落下灰尘,而安东也不可避免的会蹭到玻璃幕墙,如果有心人要事后仔细调查的话,一旦被发现就是明显的破绽。  “我不抽烟,而且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会带烟?哦,你怕了?你后怕了?”  安东深深的吸了口气,然后他再次低声道:“我已经平静下来了,先消除痕迹吧。”  杨逸吁了口气,道:“我有点紧张,拜托和我说说话吧。”  只要拉里·贝尔不是死于明显他杀的话,谁会闲着没事儿调查什么犯罪现场?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